收藏本站 常州仁成金屬制品有限公司專業生產:精密鋼管,無縫鋼管,汽車管,電機殼鋼管等管體機械零部件!

德國提出工業4.0自己卻搞不定

作為工業4.0的概念提出方,德國本身的制造業實力雄厚,提出工業4.0后我們都認為德國的制造業水平會有提升,但是,德國提出工業4.0后卻沒有搞定它,雖然有概念提出時間較短沒來得及完善實施,同時德國本身制造業存在的一些問題也是阻礙工業4.0的重要原因。


●不想擴張的中小企業

中小型企業,在德國一般雇員低于250人,年營業額低于5000萬歐元的企業。盡管在保證就業和產品創新質量上他們功不可沒。但由于普遍的家族式管理——其實即使在在大眾集團甚至西門子公司也可以看到家族管理的影子,和偏向地域化的市場營銷模式,讓這些小企業在高度整合中的信息,資源甚至人力平臺面前顯得十分彷徨。

9年過去了,歐洲的中小型企業像面對災難的嚙齒類動物一樣很好的度過了難關,甚至有所成長。但由于德國多數的中小企業都是制造業供應鏈企業,傳統經營模式中,中小型“供應鏈”類型企業將大量的資源和精力放在了制造業“微笑曲線”的末端,即市場和服務,將德國企業訂單精準到“小時”和“米”單位上,這讓德國許多大型企業嘗盡了甜頭,高度分工的制造業鏈條,密集的供應鏈企業不僅讓大型企業有了很多選擇和討價還價的余地,也讓在此領域的許多中小企業緊繃著神經。
讓筆者印象較深的是寶馬公司在德國萊比錫建設的“手指工廠”。

在建設初期,工程師們就考慮到為方便產能提高和日后物流作業而將生產線建設成形似“手掌”蜿蜒狀,并在兩側留下了足夠空間進行擴張,如今16年過去了,手指越來越長,其背后就是供應鏈企業物流能力和產能的不斷提升,允許寶馬在車輛組裝方面產能迅速膨脹。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B2B中小企業在殘酷的市場環境中物流和產品質量都得到了很大提升,但“微笑曲線”中間的生產段被冷落,本該與信息技術進步相結合的產能優化出現了滯后,在德國甚至人們常說,“養肥了康采恩(大型跨國企業),累死了供應商”。

在德國中小企業本身就具有的“不擴張性”企業文化背景下:

德國提出工業4.0自己卻搞不定 行業信息 第1張

1990年-2010年德國就業市場租借工增長規模

德國自2000年也出現了大量的“租借工”,即借由獨立人力公司雇傭而非與用工企業締結合同的“臨時工”,企業借此免去許多解雇和稅務方面的成本和法律問題,這種勞動者被任意支配的用工方式一度上升成為社會議題受到猛烈抨擊。然而其背后正是德國用工成本與產品利潤在“世界變平”過程中產生的客觀沖突,大企業可以通過人力資源外包轉嫁這種成本,而中小企業在這方面往往缺少選項,德國的高福利政策傳統在制造業成本人力成本飆升面前騎虎難下。

龐大數目的公司情況千差萬別,在以質量著稱,“百家爭鳴”的德國中小企業文化氛圍背后其實隱藏的是激烈的競爭和差異巨大的技術研發,用人和管理模式,這些特點在過去半個多世紀的制造業歷史中讓德國始終在加工零件供應上處于領先優勢,而如今成為數字化升級巨大“作業量”和缺乏統一信息化平臺的一個隱痛。

●人才是難以揮開的痛

中國甚至連美國,都羨慕德國的雙軌制人才教育的時候,德國的人才也陷入了深深的痛。不同于日本老齡化問題,德國人才呈現了結構性的問題。

在Fraunhofer IPA針對薩克森州5000位制造業技術人員提出的問卷調查中,“對于工業4.0技術平臺標準化的搭建需求”尤其突出。同時,企業在IT軟件系統上也備受詬病,“不靈活”“不統一”“跟不上”常常成為高頻形容詞,“市場需求的產品類型一直在呈現多樣性復雜化的趨勢,而我們的軟件管理系統卻往往無法適應這種變化”。這些問題,都體現在軟件人才需求的渴望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國大學每年應屆畢業生的招聘上,所有涉及物流和經濟管理的專業都或多或少的要求SAP數據庫的操作經驗,很多即將步入職場的年輕人都對此表示非常有挑戰性。

在問卷調查報告中的其他問題還包括工廠生產計劃的優化,市場產品需求的獲取和對于產品數據的持續監控。但人才短缺讓這個問題雪上加霜。信息產業面臨的人才短缺就連德國工程師協會都直言不諱:“我們在去年的公司調查中,信息部門職位無法得到滿足或者表現不佳的狀況僅僅占到20%左右,今年已經達到了33%,  不僅僅是在中小型公司,德國的大型企業也同樣面臨此種困境。2016年德國共有28800個信息行業的職位供給,年同比增長率高達23%,并且缺口已達到了1:3.5的新高,許多公司不得不將IT部門設在國外或進行服務外包。

信息軟件短板,是德國很多企業面臨著數字化帶來的最大困擾之一。

●德國數字經濟雷聲大雨點小

截至2017年上半年的統計結果,德國數字化產業對GDP貢獻僅為5.4個百分點,根據麥肯錫研究機構數據,德國對于數字化經濟的利用僅僅在總量的10%左右,低迷的數字化經濟增長會讓德國至2025年的八年中失去5000億歐元的產值。

德國提出工業4.0自己卻搞不定 行業信息 第2張

各國數字化經濟利用比重

在歐盟范圍內數字化程度最高的是信息和通訊產業也包括媒體和金融服務領域。相對增長較慢的包括資本較為密集的制造業和許多政府機構部門比如公共衛生服務和教育部門,這個現狀在德國尤其突出,在與歐盟其他國家的比較中 ,德國在服務業,運輸業,物流行業的表現都很一般。 "德國工業的數字化程度遠比我們預期的要低",,麥肯錫研究中心顧問D?rner“,一個重要原因是針對德國工業4.0升級的投資僅僅在過去的兩到三年中得以實現。

隨著德國對于數字化經濟推動的加速,通過物聯網制造數字服務業新增長成為了許多公司面臨的任務。

很多人在談“工廠商業模型的升級和數據安全的保護”貌似熱鬧的話題,但是多數中小企業并無此打算。對此,作為研究中小企業在工業4.0下的轉型升級問題的主將,Fraunhofer產品與自動化研究院項目總監Muller評論道,“40%的工業4.0相關企業到目前還沒有任何相對應的技術轉型計劃,這個高比例其實從反映出這類企業需要扶持”。

看起來,即使德國數字化經濟大背景下,制造業和數字經濟技術之間的關系仍然不能明確。在數字化產業表現疲軟的情況下,擁有巨多中小企業的德國制造業能否完成承載數字經濟增長的歷史重任,仍然是個有待觀察的課題。工業4.0是一個奢侈的口號,除了哪些迫不及待的一些工業供應商,德國小兵似乎也沒給出太高的重視。


相關文章

用戶評論

登錄用戶:董經理

◎歡迎參與討論,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觀點。

051983611681
掃描二維碼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 關注我們

提交留言
* 必填項
* 必填項
* 必填項
* 必填項
看不清點擊圖片換一張
五月天丁香在线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