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在线小视频

() 如果再给楚雾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亲她。

楚雾生怕有人进来,提心吊胆中,又带着几分隐秘的刺激,带给他不一样的体验。

楚雾衣衫不整,整个人都像是被蹂躏过一般,额间的碎发被汗水浸湿,贴着脸颊。

初筝顺着他脸颊亲,伏在他怀里的娇躯,软得像是没有骨头。

亲密的姿势,让两人中间一点缝隙也没有剩下。

楚雾伸手抱住她:“别亲了,放开我,一会儿来人了。”

“你就这么怕?”

“我们这样……”楚雾俊美的脸上,犹如染着天边最美的晚霞,嫣红的唇瓣一张一合:“被人看见会传得很难听。”

“你是我的,有什么不能传的?”她和自己的好人卡为什么要怕?!

你是我的。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如重锤一般,击打在楚雾心尖上,身体都被那四个字砸得酥软。

刚刚释放过一次的**,又开始躁动集结。

惜花少女金色海洋里俏丽绽放

**初歇。

初筝伏在他怀里亲他,直到亲够了,松开他站起来,一件一件的穿上衣服。

楚雾视线触碰到她笔直修长的腿,毫无瑕疵,宛如上好的羊脂白玉。

小巧秀气的玉足就那么踩在地上,比瓷白的地砖还要白上几分。

楚雾有些慌张的移开视线,穿上衣服,将地方收拾一下。

初筝穿好衣服,就窝到旁边的小沙发上,楚雾默念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强作镇定的开始工作。

然而他哪里还工作得下去。

好在接下来没什么特别的工作。

不然他非得出错不可。

楚雾好不容易捱到下班,拉着初筝就走。

“诶,楚雾……”

年轻医生叫一声。

话还没说完,两人已经进电梯。

楚雾去将车开出来,初筝拉开车门,旁边忽然冲过来一个人,伸手抓她。

泛着寒光的刀子,一闪而过。

“初筝!”

楚雾带着惊慌的声音从车里传来。

锋利的刀子从初筝眼睛边划过,初筝弯腰,闪身到旁边,踹在袭击者的腰上。

砰!

袭击者被踹到车门上,拉开的车门猛的关过去。

楚雾已经下车,朝着她跑过来。

初筝伸手拦住他,按着袭击者的脑袋,夺走他手里的刀。

“褚戊。”

初筝看清袭击者的脸。

褚戊满脸的狰狞,破口大骂:“你这个贱人,都是你!”

“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初筝声音冷淡得听不出情绪,像一台机器,乍一听,还有点渗人。

褚戊被初筝制服,此时动弹不得,只能逞下口舌之快。

“你为什么要这么多对我?”

“你这个贱人,都是你,你害得我失去一切。”

初筝不知道在想什么,在医院保安跑过来之前,突然将刀塞回褚戊手里,并拉着他手,往自己身上刺来。

褚戊似乎被这变故吓到,忘记反应。

“宝宝!”楚雾瞳孔紧缩。

他一个箭步上前,踹开褚戊,扶着初筝。

初筝腹部被鲜血染红。

楚雾吓得整个人都开哆嗦。

好像受伤的人是他一般。

她冷冰冰的视线定格在褚戊身上,一字一句的道:“你死定了。”

褚戊:“……”

他……他什么都没干啊!

保安赶到,迅速将褚戊制服。

“报警。”初筝吩咐保安:“持刀伤人,褚先生,祝你在牢里过得愉快。”

我弄不死你,我还不能想办法把你解决掉吗?

哼!

……小姐姐狠起来,果然是自己都不放过,吓死本系统了,不过你用得着往自己身上扎吗?

这样更快。

……快你大爷啊!你挂了咋整啊!

不是还能倒带,我机会还没用完呢,方什么。

……我、我……让我死吧!

“你……”褚戊被压在地上:“你陷害我!”

“你有证据吗?”初筝冷漠脸:“你持刀行凶,监控可拍得清清楚楚。”

褚戊脸色涨成猪肝色。

“是你自己刺的,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放开我!!”

“是她自己刺的!”

“跟我没关系!”

褚戊大叫,却被保安死死的压着。

楚雾只关心初筝的伤:“宝宝……”

初筝语气平淡:“没事。”

楚雾不出声,将她抱起来,快速回到医院里面。

不让任何人帮忙,亲自给她缝合伤口。

伤口不深,而且不是致命伤,

楚雾缝合完之后,初筝除了脸色苍白一点,没有别的症状。

他脸色难看,抿着唇,依然不发一言。

“怎么了?”初筝问他。

哗啦

手术盘掉在地上,稀里哗啦的摔一地。

初筝沉默的看着地上的东西。

发什么脾气?

“你为什么要故意刺自己?你这么不珍惜你的命吗?”

初筝否认:“是他……”

“我看见了。”楚雾当时站那么近,他看见是她将刀塞给褚戊,并拉着他刺向自己。

“……”怎么就被看见了。初筝换个说法:“我又不会死。”

初筝这种无所谓的态度,更让楚雾生气。

“你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吗?”楚雾现在都还心有余悸:“你知不知道……”

他声音微微哽咽。

眼眶瞬间红了一圈。

他现在手抖得厉害,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初筝向来习惯我行我素,而且只求能更快达成目的,可不管其余有的没的。

因此对于楚雾的心情,初筝肯定是无法照顾,也无法理解。

但是好人卡不高兴,她也不太舒服。

这要怎么哄啊?

他都要哭了……

初筝看着楚雾的样子,越看越不舒服。

初筝半晌做出让步,憋住几个字:“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这样。”

楚雾眼角红得厉害,漂亮的眸子里,似乎有水波晃动,那模样让人看着心疼。

他走到初筝身边,蹲下身子。

“宝宝,我不是故意冲你发脾气……但是你为什么要刺伤自己?”

“这样他就没机会再出现。”初筝道:“我做得不对吗?”

初筝在心底一点也没觉得自己有错,她只是意思意思。

这是正常的手段吗?楚雾不知道该怎么说她。

“正常人不会这么做。”楚雾握着她双手。

“我……”是天使,不会是正常人。

小姐姐我求你闭嘴!王者号打断初筝。

王者号恨不得拿胶布把初筝的嘴封住,按回床上。

你装下虚弱,好人卡就会同情你,爱护你,心疼你,懂不懂!!

我不虚弱,为什么要装?

王八蛋你神经病吧。

……

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