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app类

() “你喜欢……”

“不喜欢。”迟归撇清关系:“我就是随便翻到的!不是我喜欢看。”

“哦。”我也没说啥啊。

初筝那一声‘哦’,让迟归觉得她有别的意思,耳根子通红一片。

迟归:“我先走了,你让我出去。”

“不让。”初筝坐着不动。

“杭初筝同学……”

初筝从桌子底下拉住他的手:“我写完一起走。”陈述语气,她已经做好绝对。

迟归:“???”

迟归被堵在里面,根本出不去。

自己的手还被初筝拽着,完没有松开的意思。

迟归扭头看看四周,见大家并没注意都这边,又微微松口气。

日系清纯邻家美少女葵花地里唯美图片

“你松开我。”

“为什么?”

迟归想说这像什么样子,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但是话到嘴边又变成:“你这样怎么写字?”

初筝晃动下拿笔的右手,一只手不妨碍我写字。

迟归:“……”

期末考如约而至,考完试,除了高三的,其余学生都跟解脱似的,脱缰野马一般跑出校门。

高三的还要继续上课,学校并不会闭校。

初筝觉得寒假住学校不太方便,去外面弄了一套房子。

寒假期间,初筝也就在微信里和迟归聊了几句,没怎么见过面。

初筝无聊的时候,凭借记忆,把迟归看的那部漫画给找了出来。

刷完漫画,初筝也没觉得有多好看,还不如刷电视剧,毕竟还能开个倍数。

好人卡怎么就喜欢看这个?

那么叛逆的小朋友,竟然喜欢看少女漫画……这踏马是什么神仙配置?

搞不懂我的卡。

太南了。

初筝在房子里窝着,实在是需要才会出门一趟。

这天旁晚,初筝出门吃了个饭,出来发现下雨了。

初筝刚准备出去,余光扫到对面街上一道略显熟悉的身影。

迟归?

他怎么在这里?

初筝脚下一转,改变方向,朝着马路对面过去。

迟归没打伞,任由雨水浸透他身上的衣裳,头发湿漉漉的黏着脸颊两侧。

如果不是那张脸好看,此时的形象绝对是狼狈得让人不想多看。

迟归走得很慢,游魂似的,顺着人行道往前走,撞上人也没什么反应。

“迟归。”初筝从后面追上他,拉住他。

迟归被迫停下,模糊的视线里,少女的脸庞逐渐清晰起来。

是她啊……

不知道为什么,那颗悬在半空,没着落的心,在看见她的瞬间,仿佛有了安放之处。

心底有个声音催促他,抱抱她……

“你在干什么?”初筝将他推进旁边可以挡雨的地方:“淋雨好玩……”

初筝话还没说完,迟归已经抱住她。

男生胸膛宽厚,可惜不温暖,有的只是湿润的冰冷。

“……”

搞什么?

这么主动的吗?

那我不客气了!!

“带我回家。”迟归声音干涩,透着疲倦,大半的力量都压在初筝身上:“可以吗?”

初筝惊了下,不确定的问:“你确定要跟我回去?”

迟归缓缓松开她:“是我……”

初筝伸手抱住他,轻抚他后背:“带你回去。”

迟归情绪不对,洗完澡之后,坐在窗边,看着窗外,一动不动。

初筝把温度调高一些,拿着预防感冒的药过去:“吃了。”

迟归连问一句是什么都没有,直接那过去吃了,然后继续看着窗外。

“饿吗?”

迟归摇头。

“厨房有吃的,你饿了自己去吃。”

初筝并没问他发生了什么,交代完这几句,直接退出来房间。

房门合上,整个空间静谧下来。

初筝在门口站了一分多钟,转身离开去了客厅,从手机翻出游子锡的头像。

[初筝:你知道迟归在哪儿吗?]

[游子锡:不知道,我也正找他呢。]

[初筝:出什么事了?]

[游子锡:哎……没什么,小姐姐你要是见到他,麻烦联系我一下。]

游子锡后面就没了动静。

初筝盯着对话框,神情略严肃。

半个小时后。

初筝再次给游子锡发消息。

[初筝:迟归在我这里。]

游子锡几分钟后直接打了电话过来,初筝往卧室方向看一眼,接通电话。

“迟哥和你在一起?”游子锡那边很嘈杂,听声音应该是在外面。

“嗯。”

“太好了……那个……你们现在在哪里啊?”

初筝报了自己这里的地址,游子锡说他马上过来。

游子锡一个小时赶到,身上也湿透了,气喘吁吁的看着初筝:“迟哥你?”

“房间。”初筝指了下房间:“他怎么了?”这才是初筝把游子锡叫过来的主要目的。

“我去看看迟哥……”游子锡伸出去的脚又收回去“可以进去吧?”

初筝侧身让他进来,但并不让他进去打扰迟归,只是让他在门口看一眼。

确定迟归安,情绪也还算稳定的样子,游子锡这才松口气。

房门合上,游子锡好奇的问:“初筝小姐姐,你在哪儿遇见他的?”

“马路上。”初筝又问一遍:“他这怎么回事?”

游子锡犹豫下,看看初筝,又看看紧闭的房门:“那个……初筝小姐姐,你是不是喜欢我们迟哥?”

“我表现得不够明显?”

“……”挺明显。

毕竟这位小姐姐,除了迟归,对秦乔都不怎么搭理。

他们这些人……

也就迟归在的时候,她能理一理,平时她看见都可以装作没看见,十分无情。

“迟哥父母正闹离婚呢。”游子锡叹口气:“但是他们都不想要迟哥。”

迟归的父母虽然维持着表面夫妻,其实在外面各自都有人。

两人因为迟归的归属和财产问题,没有谈好,所以两人一直没有离。

但是平时这两人几乎都不在家住,他们在外面有家。偶尔回来,也是吵得翻天覆地。

而迟归就像皮球似的,被两人踢来踢去,都不愿意抚养。

今天两人在家争吵,正好迟归回去。

迟归母亲将怒气撒在他身上,迟归积压这么多年的怨怒爆发。

游子锡:“今天我正好去找迟哥,给撞见了……不然我也不知道出了这事。”

他迟哥其实挺可怜的。

月票月票月票~

我可爱的月票~你在哪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