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视频黄污版下载安装

() 封望想拍什么电视剧,初筝那是当真给他投什么。

初筝的那些粉丝抵制封望抵制得非常厉害。

甚至有次活动,差点让封望受伤。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初筝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开表示和封望过不去,就是和她过不去。

第二天初筝就和封望把结婚证领了。

王者号曾经一度觉得初筝是想气死那群网友。

网上的人估计是被初筝的强势吓到,那些声音忽然小了下去。

封望捅了娄子也是初筝解决,兰灵觉得自己……快要失业了。

好在行程安排初筝还没有剥夺,让她觉得自己还有一点价值。

“封望。”

“封望。”兰灵扭头在封望面前挥了挥:“你最近没事吧?”

缩在后面的封望闷声闷气的答:“没事,我能有什么事。”

爱玩的小女生

“你没犯病吧?”

“哼。”封望轻哼一声:“你们就不能盼着我点好吗?我好着呢!”

“那之前怎么在人家酒会上打人?”

“谁让他骂我金主。”封望哼哼唧唧:“活该。”

“你要控制你的情绪,不然我还是给你找个医生……”

“不要。”封望一口拒绝:“我找到能治疗我的药了,特别有效。”

兰灵:“??”

自家艺人不会是在外面被人骗了吧?

封望被兰灵送到公寓下,封望一个人回去。

他回了自己的公寓,他已经很久没回这边,房子里都积了灰。

封望在卧室的抽屉里一阵乱翻。

从抽屉最下面拿出一本病历。

封望找了一个盆,把病历烧了。

火焰在他眸中跳跃。

他坐在冰冷的地面上,直到火焰燃尽。

封望处理干净灰烬,又将客厅抽屉的药瓶拿出来……封望眉头微蹙,将抽屉里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

少了一个……

封望心中微微一沉。

叮咚

叮咚

初筝头疼的过去开门。

男人站在门外,黑色的卫衣,衬得他的脸犹如白瓷,眉眼轮廓清隽如仙,走廊朦胧的光笼罩在他身上,轻柔如纱。

“不是带钥匙了?”

封望站在门口,他视线微微垂着,看着地面:“我可以进来吗?”

初筝莫名其妙:“可以。”发什么神经?

封望这才进门。

“你怎么了?”

封望抬眸,看向初筝:“你是不是拿了我的东西?”

“你呀?”

你身上什么东西不是我给你买的?

连你整个人都是我的!!

好人卡不会是拍戏拍出毛病了吧?

听说有的演员入戏太深……

封望呢喃一声:“我的东西。”

初筝警惕的打量他:“你的什么东西?”

封望在卫衣兜里摸索下,拿出一个小瓶子。

初筝:“!!!”

这都什么时候的事了!

“没有!”初筝立即否认:“这什么?”

“药。”封望沉静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声音缓缓:“你没有拿?”

“我拿药干什么,有病吗?”初筝坚决不承认:“谁的药?你生病了?”

封望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像是要从她脸上看出一点蛛丝马迹来。

然而封望失败了。

他缓缓点头:“嗯,我生病了,很严重。你会嫌弃我吗?”

“没事,我有钱。”初筝上前,将他抱住:“咱们有病就治。”

“治不好。”封望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遗传的,你会嫌弃我吗?”

像……他母亲那样嫌弃他父亲。

“不会。”初筝手掌落在他柔软的头发上:“你是我的,不管什么样子,都是我的。”

“我生气的时候什么都控制不了,以后也许……我会失控到对你动手,这样你也不会嫌弃我吗?”

初筝认真又严肃的承诺:“我不会让你生气。”

封望收紧臂弯,良久才喃喃一声:“我不会对你生气,你最好了。所以,药瓶是你拿的吗?”

“……”怎么还没忘这茬,就你这状态,我也不敢告诉你啊!“我没有拿。”

封望沉默下来。

他紧紧的抱着初筝,呼吸声在她耳边,沉沉浮浮。

他知道是她拿的。

那药兰灵和助理都清楚是什么。

不会没事拿走。

而他的公寓,只有她进去过。

除了她没有别人……

良久,他侧了侧脸,唇瓣凑在初筝耳边,轻声道:“今天可以吗?”

“嗯?”

封望在初筝耳边低喃两个字。

“你先去洗澡。”初筝道:“拍戏一天,不嫌脏?”

封望松开初筝,撇撇嘴道:“金主大人,这个时候你应该不客气的吻我,推倒我,占有我!”

“哦,洗澡去。”

封望:“……”

封望一边脱衣服一边往卫生间走。

“金主大人一起洗吗?”

“我洗过了。”初筝道。

“那你帮我洗嘛。”封望微顿:“求你啦。”

初筝:“……”

洗澡都要我帮忙?!

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吃饭睡觉啊!

初筝推着封望去浴室。

浴室里的光格外暧昧,封望脱得缓慢,颀长的影子投在镜子里,每个动作都能定格成一副唯美画作。

水声哗啦啦的响起,不过片刻浴室里就烟雾袅绕,水汽蒸腾。

浴缸里的水缓慢的增长,封望撑着旁边的洗漱台,目不转睛的看着初筝。

“看什么?”

“你好看。”

“嗯。”我也觉得,好人卡眼光真好。

“……”

浴缸里的水够了,初筝关掉,示意封望进去。

封望脱掉最后的束缚,大大方方的进了浴缸,初筝刚想转身去拿东西,手腕忽的一沉,腰间被人搂着,接着整个人都摔进水里,压着封望火热的胸膛上。

浴缸里的水蔓延出去。

“封望!”

我刚换的衣服!

封望极快的吻住她,将初筝的怒火堵回去。

衣裳浸在水里,几乎就和没穿没什么区别,但是视觉冲击上,却更让人觉得兴奋。

封望的亲吻逐渐炽热,如狂风骤雨一般,压向初筝。

浴缸里的水起起伏伏,在身体四周环绕,整个人似乎都有一种沉浮感。

封望被初筝压在床上,双手禁锢在身侧两侧,他有些难受的呢喃:“宝宝……”

“嗯?”

初筝沉下身体,伏在他怀里:“叫我什么?”

“宝宝……”封望眸子里满是迷离和晕染开的**。

初筝亲他一下,封望缠着她加深这个吻。

他的药是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