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vip会员影视软件

() 容弑一愣:“婚事?”

玉蝶好像……是到了婚嫁的年纪。

“她想离开宫里。”初筝道。

她倒是可以自己做主。

就怕好人卡不乐意,跟她闹腾。

所以现在还是叫过来问问,正好看看他。

完美!

容弑倒没料到初筝叫自己来,是真的有正事。

“玉蝶公主有说想嫁给谁吗?”

“没有。”

初筝撑着下巴:“不过我看她有喜欢的人。”

玉蝶公主最多是在宫宴上见过一些世家公子,就算有倾心之人,也应该是那些人。

旗袍美女高清图片精选专辑(一)

只是不知道是谁。

“太后……会为她指婚?”容弑略带迟疑。

公主的婚事不是儿戏。

只有那些真正得宠的公主,才有机会选择自己喜欢的人。

其余公主,或多或少,都会成为牺牲品。

“只要你想,我就可以。”

女孩子声音轻缓平静,如山间的清泉一般,清泠泠的洒在人心尖上。

容弑心跳蓦地漏半拍。

眸底的错愕一闪而过。

她说这样的话……

“微臣会问玉蝶公主。”容弑没敢看初筝,恭谨礼貌的道:“太后若没别的事,微臣就先告退。”

初筝起身,拦住他。

“容将军。”

容弑身体猛的往后撤。

好像初筝是病毒一般。

“太后,自重。”

“自重能拥有你吗?”

“……”

容弑脑中‘嗡’的一下。

他好像没太听清初筝说的什么。

容弑语调极慢:“太后……您在说什么。”

初筝凑近他,容弑忘了避开,就这么对上初筝近在咫尺的脸。

细嫩如白瓷的皮肤,纤长而卷翘的睫羽下,一双清冷冷的眸,映着他的模样。

那瞬间,容弑恍惚的觉得,她眼里只看见了自己。

又好像透过那双眼,看见更模糊遥远的自己。

容弑无意识的往后退。

腰间忽的一紧。

初筝环住他的腰,她靠在自己肩膀上,清冽的声音落在耳畔:“你是我的。”

“太后,您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容弑此时格外平静。

“我和你本来就有婚约。”

“是,可是您已经进宫了。”容弑道:“您忘了吗?”

“那又怎样,又不是我自愿的。”初筝微微偏下头,唇瓣擦着容弑脖子过去:“你介意?”

容弑垂着的手握紧:“您觉得,我不应该介意吗?”

“哦,那你介意吧。”初筝拍下他胸口,蛮不讲理的宣布:“反正你只能是我的。”

好人卡是我的!

我的!!

“……”

容弑按着初筝肩膀,将她推开。

“太后,不要再胡言乱语。”

容弑连礼节都忘了,气势汹汹的离开。

“太后,您没事吧?”

刚才容将军那一脸要杀人的样子,太后和他说什么了?

“没事。”没亲到好人卡,不开心。

素雪狐疑的看下房间,没瞧出什么异样来。

接下来几天,容弑没来,玉蝶公主也没来。

不过容弑派人送来一封信。

信上写着玉蝶公主想要嫁的人。

对方家世不算好,也不算差。

容弑大概已经查过,觉得对方不错,这才将这封信送来。

初筝让小皇帝下旨。

小皇帝倒是挺奇怪:“母后,为何不给皇姐找个更好的?”

“我给你找个有权有势的皇后,你要吗?”

“……不要。”

小皇帝吓得赶紧下了旨。

玉蝶公主没想到自己真的可以嫁给自己想嫁的人,当天到初筝寝宫谢恩。

“太后在休息,公主晚些时候再来吧。”

“没事,我在这里等母后。”

宫女劝两句,玉蝶公主不走,宫女也没办法。

而此时当事人……正踩着墙,准备往下跳。

她一眼就看见墙下路过的容弑。

“容将军。”初筝叫他。

容弑抬眸,瞧见初筝站在墙上,眉心跳了跳:“太后,您在干什么?”

初筝从墙上跳下去。

那墙至少三米多高,容弑下意识的张开手,接住初筝。

上次的事后,他们一直没见过。

容弑此时瞧见初筝,心绪复杂。

他扶着初筝,并没松开,低声问她:“太后,您知道这很危险吗?”

堂堂一国太后。

竟然翻墙。

这让人看见,成何体统?

“这点高度算什么。”初筝不以为意:“你干什么去?”

“……巡逻。”他现在负责整个行宫的安。

“哦。”

初筝松开容弑,拽了拽衣服,朝着宫外走。

容弑皱眉,初筝这冷淡的态度……

他跟上初筝:“太后,您想去做什么?”

容弑不想跟上来。

可是他的身体不受大脑控制。

初筝惜字如金:“出宫。”

出宫……

想到上次出宫的事,容弑眉心就是一阵狂跳。

“您出宫干什么?”还一个人?

“有事。”除了败家我还能干什么!我还能干什么!

容弑皱眉:“您不能一个人出去,外面很危险。”

“我怕……”初筝眸光微微一转:“那你陪我。”

“……”

容弑很想提醒她,她的身份,他们不应该这样。

可是对上初筝那双眼睛,容弑又很难拒绝她。

初筝出宫就是败个家。

容弑在后面帮她拿东西。

他也不知道她哪里来这么多钱,皇帝把国库的钥匙给她了吗?

初筝买得差不多,找个地方吃东西。

容弑恪守君臣之礼,站在一旁等候。

初筝敲了敲桌子:“坐。”

“微臣站着就好。”

“我还能吃了你?”初筝一把将他拉过来,凶巴巴的威胁:“这是命令,你动一下试试。”

“……”

容弑将自己的手挣脱出来。

初筝镇定的收回手,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

“两位客官吃点什么?”店小二惊艳这两人的容貌,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初筝示意容弑点。

容弑:“……”

容弑点了几个招牌菜。

“两位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店小二小跑着离开。

初筝伸手去拿桌子上的茶壶,容弑立即动作,两人的手同时搭在茶壶上。

初筝按在他手指上。

她微微偏头看他。

容弑像被烫一下,手指一缩,放回身前,有些坐立不安的。

他带兵打仗,面对十万雄兵都没这样的感觉。

初筝倒了两杯茶,将一杯放在他面前:“容将军,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