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鲍鱼的二维码

() 学校的流言越来越难听。

初筝还没做什么,突然就有人传,初筝才是学校的股东,井量不过是替她办事。

这件事顿时激起千层浪。

大部分学生,对学校股东不是很清楚。

但是他们家里人清楚。

学校换股东的事,家里的人只需要稍微打听下,不难打听出来。

井量这个新上任的股东,确实很多时间都跟在初筝身边。

也有不少学生看见,初筝有时候出行,都是他在接送。

所以……

姚初筝怎么就成为学校股东了?!

这不符合正常逻辑学。

这件事不少人去问尚宇。

文艺范美女衬衫秀美背堕落系写真

毕竟这是他的继女。

然而尚宇也很茫然。

他让学校开除她。

结果转头她就成为学校股东,尚宇那叫一个气,还奈何不了初筝。

“学姐,学姐!!”

“姚初筝学姐!!”

姜瑾抬头往外面看一眼,一个男生趴在门口,冲她这边招手。

“小初,有人叫你。”姜瑾用手肘捅了捅旁边看书的初筝。

初筝看向门口。

邓婉萍那个孙子……

他来干什么?

“长得还挺帅。”姜瑾不怀好意:“小初,你可别被渣男伤害,就变成一个渣女了。”

初筝:“??”

“学姐!你出来啊!”男生见初筝不理自己,叫得更大声。

四周投来的视线越来越多。

“这不是高一的顾榆吗?”

“他来找姚初筝诶,他们认识吗?”

“我听说顾榆是一个股东的孙子……”

“姚初筝现在真的是学校股东啊?”

“她回来校长就下台了,这能有假。有人不是问了家里人吗?这事多半是真的。”

“她怎么就是股东了啊……”

“不知道。”

羡慕嫉妒恨的大有人在。

本来初筝在他们中间,算得上过得惨的那一类人。

谁知道人家突然就一跃成为学校股东。

在学生心里,学校股东比别的人物大概都要厉害。

初筝在议论声中,走出教室:“干什么?”

“学姐,你可真难请。”顾榆吐出一口气,将一本练习册给她:“深哥落我那儿的,我今天有事,你帮我给深哥吧,顺便帮我请个假。”

“为什么?”

“你不是深哥女朋友吗?”顾榆理所当然:“学姐,今天我有很重要的事,不能补课,你就帮我一次呗。”

初筝:“……”

顾榆是偷听到慕深和人打电话,听出一点苗头,然后他问了两句,慕深没有否认。

他去请假,慕深肯定不会同意。

但是初筝不一样啊!

顾榆打的好主意。

“拜托学姐了。”

顾榆将练习册塞给她,拔腿就跑。

“下次我请学姐吃饭。”

初筝:“……”

不是!

我答应你了吗?!

初筝郁闷的拿着练习册回到座位。

姜瑾凑过来看一眼,看到封面上的名字:“慕深?”

上次那个三中的好看男孩子!!

“小初,你们什么关系啊?到哪一步了?”姜瑾八卦之火熊熊燃烧起来。

“我对象。”初筝巴不得拿个大喇叭公布,姜瑾问,她自然不会隐瞒。

“……”

姜瑾惊讶得张大嘴。

这……这也太快了吧!

“深哥,还有一节课,你不上了?”耿浩见慕深收拾东西,有些奇怪。

“嗯。”

慕深连他们都没等,直接离开教室。

耿浩连忙去揪还在睡觉的农烨和蔡虎。

“我草,你们别睡了!深哥翘课!!”

“放学了?”农烨迷迷糊糊的问一句。

“深哥翘课了!”耿浩咆哮。

蔡虎:“……”

农烨:“……”

两人瞬间清醒。

深哥翘课?

这不可能吧?

记得有一次,别人约架,那么大的架势,深哥都得上完最后一节课,把那群人气得要死。

好学生是不能翘课的!

深哥怎么翘课了?

“走走走。”

三人迅速冲出教室,去追慕深。

还有一节课,学校大门没开,不能从正门出去,慕深只能翻墙出来。

慕深落在地上,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他将书包捡起来,摸出手机,以为是耿浩他们,却没想到是初筝。

初筝:什么时候放学?

她竟然主动给自己发消息!

慕深心跳都漏了半拍。

慕深:我出学校了,一会儿去找你。

初筝:我在你学校门口。

慕深:??

慕深绕到学校正门,初筝站在不远处,低头看着地面,一派悠闲的样子。

慕深微微吸口气,走过去。

“初初。”

初筝抬眸,打量他一眼:“逃课?”

慕深耳尖红了下,像好学生被老师抓住干坏事:“最后一节课,不上也没关系。”

初筝没说什么,把练习册给他:“顾榆说今天不补习。”

慕深愣了下,随后微微蹙眉。

“为什么?”

“我怎么知道,他就让我把这个给你。”顾榆跑得比兔子还快。

慕深‘哦’一声,把练习册收起来。

“想去哪里?”初筝问他。

慕深平时没有太多的活动,不打架的话就是做题,不然就是打工。

今天顾榆不补习,后面的时间就是空出来了。

慕深也不知道去哪里,谨慎的提议:“去图书馆吧?”

初筝:“???”

去图书馆干什么?

“嗯。”好人卡要去,那就去吧。

两人往图书馆的方向走。

慕深挨着初筝,垂在身侧的手,走动的时候,不小心碰到初筝手背,慕深视线胡乱的扫着四周。

余光瞄着初筝,小心翼翼的探出手,几次才勾住初筝手指。

初筝侧目看他。

慕深顿时慌张的移开视线,但手却牢牢的抓住她。

“慕深。”

“嗯……”

“我想摸头发。”

“???”

少年低下头,乖巧的道:“那你摸一会,这里会有人路过,不要摸太久。”

慕深不知道初筝为什么喜欢摸他头发。

但是她喜欢,慕深觉得很开心。

慕深瞧见有车往这边开,出声问:“初初,好了吗?”

初筝收回手。

慕深扒拉下头发,初筝突然拉着他,往旁边走,极快的躲到旁边的建筑后。

慕深:“初初?”

“嘘。”初筝示意他别说话。

慕深疑惑的顺着她看过去。

是刚才那辆车……

那辆车停在街道旁,似乎在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