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视频app

看台上。

一群穿着拉拉队衣服的小姐姐载歌载舞,吸引了大量的视线。

而她们,不是两支球队任何一支球队的粉丝。她们所支持的对象,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

从去年夏天开始,这支队伍慢慢组建起来,现在已经逐渐形成规模。

经过将近一年的发展,现如今拉拉队里,已经有四五十位小姑娘。尽管总人数还不是很多,但作为专捧一个人的粉丝,她们的存在依然是看台上非常闪耀的一个点。

周围全都是给张寒加油喝彩的声音,一个记者,挤开人群,来到这群小姐姐的身边。

“小姑娘,我能不能采访你们几个问题?”

看到记者以后,一群小姐姐立刻躲了起来。他们戒备的看着这个戴着鸭舌帽,又矮又胖的男人。

这形象实在是太掉分了,跟小电影里演的那些猥琐男主,一个德行。

小姐姐们哪有不害怕的?

如果不是在公开场合,她们都准备报警抓人了。

富士夫颇为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帽檐,他采访棒球选手或者球队监督的时候,往往都能得到机会。

大辫子清纯少女的逃学一日

可一旦采访的对象变成女性,上到八十岁的老奶奶,下到三岁的小女孩,全都非常戒备。

难道说他的脑袋上,写着坏人两个字吗?富士夫以前不信邪,对着家里的镜子照了好几遍,没发现有那两个字啊?

怎么这些女性,就这么戒备他呢?

富士夫无奈的把自己怀里的记者证给掏了出来。

“我是棒球王国杂志的记者,不是坏人。”

其中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女,嘟着嘴,小声嘀咕道。

“坏人也不会把坏人两个字给写到脸上啊?”

也就是说,人家压根不信。

还是领头的那个,留着半披肩发的小姑娘,爽朗的接过记者证,仔细的瞅了好几眼。

好像还不放心,又拿出手机搜索了一番。还真在棒球王国杂志的网页封面上,找到了优秀记者富士夫照片。

“实在不好意思,记者先生!”

观察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观察她的言行和举止。领头的这个少女,行事谨慎,脑袋也很灵活,说话办事落落大方。

这跟富士夫原本的想象,差距很大。他原本还以为,像这种会追选手容貌的小女生,大多都是那种胸大无脑的类型呢。

没想到对方,这么的成熟!

“你好!请问怎么称呼?”

“我叫菊千雪!”

“原来是菊小姐,我想请问一下,你们是张寒选手的支持者吗?”

说起张寒,小女生们的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当然啦!也不看看我们的名字!”

张寒君,后援会!

这名字倒是真够直白的。

“我能采访一下,你们为什么喜欢张寒君吗?”

“那还用说,他那么帅……”

还真是一个让人无法否认的答案。

富士夫采访了好几个问题,总算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记者就要有独到的眼睛。

今天这场比赛之后,张寒的名气恐怕就要更上一层楼了。超过155公里的光速球,一开局就拿下了本垒打。

他的表现,无时无刻不在彰显着他的存在感。这样一个选手,没有任何人能够拦住他的崛起。

可以想象,明天报纸上,各大棒球相关的媒体上,必然全都是这样的报道。可能都不用等到明天,网络的消息今天就会出来。

甚至还有更快的,要知道今天这场比赛可是电视直播,直播的还是东京电视台。

恐怕现在就有不少人,已经为张寒感到惊叹了。

这个时候作为杂志记者,你要写一篇什么样的文章?顺风随大流,再把张寒今天的表现给吹捧一番?

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这样的报道多的是,大家选用的标题和拍摄的照片也都差不多。你怎么能让读者第一时间就选择你的刊物?

如果他们没有第一时间选择你的刊物,而是从其他的渠道上了解了这些消息,那你的刊物,还有人买吗?

所以必须另辟蹊径,必须要跟别人不一样。

商业价值,美女拉拉队。

这都是很不错的着手点。

通过今天这个事情,富士夫还得到了一个很大的教训。

以他的容貌,想要采访女性的话,恐怕会非常吃亏。既然这样,他还不如选择一个女性搭档。

杂志社好像来了新人,他要不就从那些新人里,选择一个女性实习记者来带好了。

看台上。

绝大多数

记者和球迷,可没有富士夫那样的脑袋。这个时候他们基本上还都沉浸在张寒的本垒打里。

尽管这个本垒打,从气势上来讲,跟张寒之前的本垒打差距很大。

但要知道,张寒是在极为别扭的姿势下打的,他根本就没有完全发挥出自己的力量。与之相反,他的对手却是一个力量非常出色的投手。

在这种情况下,张寒不仅把球轰出去了,还拿下了本垒打!

这让他们,怎能感觉不惊艳?

他们感觉十分惊艳,看向张寒的目光里,已经充满了星星。

“话说回来,张寒现在已经拿下多少本垒打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不过一般人还真没有注意。

当然,在球迷中也不乏那种数据流,对各种各样的记录特别关心的。

“所有的正式比赛加起来,张寒君一共拿下了27支本垒打!”

听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所有人都心中一震。

倒不是震惊,而是感觉不可思议。按照他们之前的想象,张寒拿下的本垒打,应该更多才对!

怎么才区区二十七支,感觉好少的样子……

那个给出答案的人,苦笑着摇摇头。这些家伙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张寒进入青道高中棒球队以后,总共也就参加了18场正式比赛。

包括今天这一场!

这其中,还有很多比赛,他被中途换了下去。

也就是说,他甚至都没有打满这些比赛。在这种情况下,张寒依旧拿下了二十七支本垒打。

平均每场比赛,一支半!

这是什么样的效率?

可以这么说,如果张寒能够保持这种节奏,一直打到他毕业。

那么他所能拿下的本垒打总数,势必会震惊全国。

甚至这都是搂着说,也就是往小了说。按照一般的规律而言,选手们越成长,拿下的本垒打就越多。

毕竟不是每个人在一年级的时候就能得到机会。

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统计,所以张寒现在的本垒打总数,还没有引起热议。

如果有人专门统计一下,一年级新生拿下的本垒打总数,张寒是绝对够资格争雄的。

就算不是第一,也绝对可以排在前三之列。以前因为社会环境的关系,哪怕是一年级的优秀选手,也有很多出场的机会。

现在的豪门里,基本上都是在全国各地招揽精英。在这种情况下,能够成为豪门球队主力的基,本上都是三年级,然后二年级。

新生得到的机会,跟以前比起来,肯定是越来越少。

但哪怕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张寒依旧能够脱颖而出。

这个少年,以后可能会创造出更大的轰动。

当然那是以后的事情,暂时来说人们感觉都很平常,甚至有人感觉好像有点少。

怎么才二十七支呢?

有时候他们看到张寒一场比赛,甚至能拿下两支本垒打甚至三支。他们总感觉张寒的数据,应该更惊人才对。

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休息区里,气氛总算轻松下来。

随着张寒拿下这支本垒打,青道高中棒球队把面子也找补了回来。

接下来他们可以放平心态,好好跟药师高中棒球队的这些家伙,算算帐了。

比赛继续,青道高中棒球队的进攻还没有结束。

片冈监督,突然给场上的选手打出暗号。

按照青道高中棒球队原本的打算,他们其实并没有一开始就想抓着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弱点进攻。

好钢用在刀刃上!

既然找到了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弱点,那自然要等到最关键的时候拿出来。

但是现在,片冈监督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耐心。这群家伙就跟疯狗一样,只要是让他们发现有那么一丁点机会,他们就会红着眼睛拼命。

跟这样的对手打比赛,稍有一点退让,对手都会得寸进尺,得理不饶人。

既然这样,那索性就全面开战,寸土必争。

虽然混乱的局面,并不是青道高中棒球队愿意看到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害怕看到混乱的场面。

不是要碰吗?

那就好好的碰一碰。

结城站上打击区以后,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投手丘上的菊田直男。

这个对手,之前从来没有展露过实力,今天这场比赛,却好好的给青道上了一课。

结城要是不好好的还对方一份大礼,那他也太丢青道高中棒球队队长的面子了。

来了!

受到张寒的本垒炮,菊田的气势却并没有减少。药师高中棒球队真是

一支非常奇怪的队伍,他们球队的斗志,甚至不在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之下。

一点都没有身为弱者的觉悟,动不动就要跟青道高中棒球队刺刀见红。

对此,结城哲也虽然有些意外,但很快就适应了。硬碰硬而已,他还从来没有怕过谁?

“乒!”

在现场所有球迷,记者,观众,包括两支球队的选手,反应过来之前。

菊田直男的球,就这么被硬生生打出去了。

棒球飞出去以后,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们,基本上都是傻的。

平日里他们监督轰雷藏,对他们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他们认为经过这大半年的锻炼,自己的守备也有了一套。

有的时候,甚至不用等大脑反应,他们的身体就会自然而然的作出反应。

对于这一点,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一直都是非常自得的。

但是现在,他们却被现实狠狠的抽了一巴掌。面对结城哲也打出来的球,他们没有一个人来得及作出反应。

顶多只是来得及把头转过去,然后棒球就已经飞出去了。

那种感觉就好像一个天下第一的刺客,突然间拔出一刀,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刺客已经把刀收回去,扬长而去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

球已经落地反弹,飞到外野了!

结城哲也借着这个安打,非常顺利的跑上了二垒。

“安全!”

这一下的打击,比张寒之前的本垒打还狠。

药师高中棒球队的选手,一下子就沉默下来,少了言语。

他们傻傻的看着飞出去的棒球,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尤其是作为投手的菊田直男。

刚刚被打出本垒打,然后又被打出这样一支安打。

哪怕休息区里的轰雷藏,嗓子都快喊哑了,也没有办法让他完全镇定下来,恢复之前的节奏。

他就那么傻傻的看着,看着二垒位置上的结城,脑海中充满了无数的问号?

什么时候跑过去的?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投手这样的反应,他的队友还没怎么样,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一个选手,反而被彻底激怒了。

这个人就是接下来站上打击区的伊佐敷纯。

“看不起老子吗?”

对方那样的反应,也怪不得伊佐敷纯误会。

他愤怒的举起了手中的球棒,摆出一副随时都准备把球打出去的模样。

这不是虚张声势,这个时候的小胡子学长,心里的火苗噌噌的烧着。

正因为在一个球队里待着,他才能够更加清楚的感觉到,他跟结城和张寒的差距。

同样是面对没有任何资料对手,仓持和小凑,打得非常谨慎,还是着了道。

而这两个家伙呢,一个个狂的要命,完全没有将对手放在眼里……

但人家,偏偏就是把球打出去了!

一支本垒打,一支二垒长打。

这就是差距!

这样一来,就算有人想要吐槽他们,也不知道该吐槽什么好?

人家的表现这么完美,你还能吐槽什么?

可越是这样,伊佐敷纯的心里,就越不服气。自从进入球队,他就一直把结城当成目标。

虽然说他自始至终,都没能超越那个了不起的对手。但是,在不停超越的追赶中,他也从来不曾慢下脚步。

“我可不认为,我比他们两个差!”

看着飞来的棒球,伊佐敷纯凭着心里的一股劲,硬生生地把球扫了出去。

他球打出去的方向,是三垒!

之前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选手,虽然最终输掉了比赛。但是他们也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好好的展示了一番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弱点。

青道高中棒球队并没有拾人牙慧的顾忌。

既然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选手,已经把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弱点,清清楚楚地摆在他们眼前了。

他们怎么会不利用?

棒球飞到三垒!

“交给我!!”

轰雷市仿佛剑鱼一样冲了出去。

伊佐敷纯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他运气也太差了!偏偏赶上对方状态爆棚的时候。

轰雷市的守备,颇有神经刀的潜质。

有时候也让人惊艳的不得了。

他跳得非常高,脸上也充满了自信。然而他全力展开的手臂,距离棒球却差了十几公分。

轰雷市只能徒劳的摆摆手套,就好像特意为那一球送行一样。

眼睁睁的看着棒球落到了自己的身后。

这一刻,药师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都傻眼了。

原本想去补位的游击手,因为轰雷市的话,停下了动作。结果只能跟着一块,眼睁睁的看着棒球从他们眼前落下,反弹,飞到外野。

超级长打!

尽管棒球飞的距离并不是很远,但是因为游击手没能及时补位,这一球就整个穿了过去,而棒球的前方,一马平川。

结城在棒球落地的瞬间,就飞快地跑向三垒。

然后他就看到三垒侧的跑垒指导员,跑垒指导员甚至都没心思打暗号,只是一撇头。

走你!

结城一脚踩在三垒的垒包上,然后马不停蹄的冲向了本垒。

“安全!”

青道高中帮球队再接再厉,拿下了第二分。

场上的比分变成了二比一,青道高中棒球队伍完成逆转。

这还没有完。

把球打出去的小胡子学长,一口气跑上二垒。跑上二垒的他,好像还不满意,还打算继续前进。

幸好三垒指导员拦得及时,他才没有做下错事。

不然已经进入口袋的分数,说不定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

“安全!”

两出局,二垒有人!

比分2:1!!

“你个大白痴,是怎么判断的?”

“拦不住你说什么大话!”

“还有游击手,你脑袋是进水了吗?轰雷市的话,你也信!!”

“嘎哈哈哈……”

斥责的话不绝入耳,看起来药师高中棒球队的关系,非常紧张。

但事实上,他们选手之间的氛围却非常不错,丝毫没有分崩离析的样子。

那些斥责的话,好像也不是训斥,反而像是队友相互之间的调侃。

单纯要比较球队氛围的话,这支球队的氛围,说不定比青道高中棒球队还要好一些。

他们真的是在享受棒球。

反而是青道高中棒球队,因为身上担负的责任更重,表现不如他们那么洒脱。

就这样,比赛来到了一局下半,青道高中棒球队进攻。

两出局,二垒有人。

“第六棒,捕手,御幸一也。”

……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