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多视频下载ios

() 保镖没有跟初筝,而是坐回车里,给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先生,有件事需要和您说一下。”

电话那头传来很轻的一声:“嗯。”

“刚才我送宋小姐到金色阳光,遇见了宋博学……宋小姐说,她不叫宋嫣然。”

“哦?”

那头的人似乎有了点兴趣。

顿了几秒,问:“然后呢?”

保镖接着说:“她说……她叫宋初筝。”

电话那头只剩下清浅的呼吸声,保镖也不敢挂电话。

“查一下。”

“是。”

初筝进去后没多久就出来,手里多了一张黑色的卡。

阳光有活力清秀美女暖系唯美写真

保镖见她出来,刚想下车去迎她,就见几个打扮亮丽的女生挽着彼此,说说笑笑走到门口。

保镖迟疑下,没有立即过去,但往前走了两步,防止突发情况。

“哎,这不是嫣然嘛?”

其中一个穿橘色裙子的女生伸手拦了她一下,精致的面容上,带着几分不屑的轻慢。

而和她一起的几个女生,也都以看好戏的眼神看着她。

初筝微微侧目,双手自然的插进兜里:“我不是。”

原主被接回来后,宋家大概嫌她什么都不懂丢人,根本不会带她参加上流社会的社交,自然没人认识她。

当然‘宋嫣然’被送走的事,宋家自然也不会宣扬。

橘色裙子女生掩唇笑,美眸轻转:“哎,嫣然,听说宋家要破产了?就算是这样,你也不用连自己的身份都否认了吧?”

女生眼底的不怀好意,不加掩饰,初筝看得明明白白。

可惜,不是针对她。

所以初筝也不打算和她计较什么。

只是淡淡的重复:“我不是宋嫣然,要找她麻烦,请去宋家。”

初筝说得过于平静,那笃定的语气,反而让对面几个女生有些面面相觑。

这脸她们能认错?

绝对是宋嫣然啊!

不过……

这气质倒有些不像。

宋嫣然最会装了,干什么都是一副弱柳扶风,柔柔弱弱的样子,何时这么强硬过?

不会是怕她们找麻烦,故意糊弄她们的吧?

几个女生各自对视几眼,橘色裙子女生再次出声:“嫣然,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呀?”

“……”

说了我不是宋嫣然!

有完没完!

橘色裙子旁边的女生接话:“我记得嫣然好像不是金色阳光的会员吧?哎呀,嫣然不会是跟那家少爷来的吧?”

另外一个女生惊讶不已:“宋家现在已经破落到要嫣然来卖身了?”

这几个女生,你一句我一句,就差把宋嫣然说成接客的了。

那橘色裙子女生突然伸手拉她。

初筝不知道她想干什么,往后退了一步,避开她的手。

但另外几个女生立即围了上来,有点不能善了的样子。

“嫣然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再叙叙旧?”橘色裙子女生笑着说。

初筝烦躁。

她抬手,保镖一直看着她,见初筝招手,立即过去。

“宋小姐。”

“打她们。”初筝指着那几个女生。

“……”

保镖迟疑下。

但是想着白叔的吩咐,将保镖叫过来。

“你们干什么?”

“宋嫣然,你竟然敢叫保镖?”

“你宋家都那个样子,还敢得罪我们,你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初筝认真脸:“吃熊心豹子胆犯法。”

保镖:“……”

“打啊,等什么?”初筝扭头看保镖。

反正她们觉得自己是宋嫣然,找麻烦也找不到她头上来。

完美!

初筝在几个女生花容失色的叫声中,被保镖护着离开。

金色会所里的人听见动静,匆匆赶出来,想拦又不太敢拦的样子。

毕竟那几个保镖真的煞气逼人……

和普通的保镖有点不一样。

初筝坐回车上,这次她坐的副驾驶,保镖意外,但没有表现出来,而是恭敬的询问,她接下来去哪里。

“往前面开。”

初筝将脚放到前面的工作台上,一副大爷的姿态。

“……”

保镖沉默的启动车子,朝着前面开。

直到天黑,初筝才让保镖回去。

白叔在门口等着:“宋小姐,您回来了。”

初筝抄着手往里面走,那架势完不像是被囚禁在这里,而是这里的主人。

等初筝进去,保镖立即将今天的事,和管家说一遍。

这些不太重要的事,自然没必要和先生说。

白叔整理之后,会统一报给先生。

“宋家不是只有一位千金?”

“是啊,白叔……你说宋小姐,是不是上次把这里给……”

保镖指了指脑子。

上次自杀后,宋小姐就跟变个人似的。

这不是脑子坏掉是什么?

白叔哪里知道,不过脑子坏掉的可能……不大。

不知道为什么,他更相信,这位宋小姐说的,她不是宋嫣然。

“尽快查清楚。”

“好的。”

保镖离开别墅,去查宋家的事。

这件事没人说,大家也不会知道。

但是有心人要查,也不是什么秘密。

宋初筝的资料,很快就送到郊区的一栋别墅里。

白叔亲自送的,资料用专门的档案袋装着,此时被规规整整的放在一张紫金檀木桌上。

一只手伸过来,拿起档案袋,打开,抽出里面的资料。

翻页的速度非常快,一目十行也不为过。

资料掉在桌子上,滑到边缘,最后哗啦的掉到地上。

最上面的那页纸上,赫然写着宋初筝。

“宋家好本事。”

男子悦耳的声音响起,有些漫不经心的慵懒,听不出喜怒。

白叔往旁边看去。

男人坐在桌子上,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毛衣,简单的休闲裤。

一条腿放在桌子上,一条腿垂着桌子边缘,没有穿鞋。

他右手放在曲起的膝盖上,白皙修长的手指间,把玩着一串佛珠,佛珠光滑一看就是经常被人把玩。

“先生,您打算怎么办?”

男人一颗一颗的滑着佛珠,许久才出声:“先这样吧。”

声音清清淡淡,依然带着慵懒感,听着十分有质感,好听,耐听。

白叔听懂男人的潜台词。

这事先按兵不动。

“那宋小姐那边?”

男人赤脚落在地上,休闲裤落下,有些长,可以盖过脚背。

往上是笔直修长的腿。

他踩着木制地板,朝着落地窗走过去,没骨头似的,软在落地窗前的摇椅里。

摇椅吱呀的晃动起来。

“照旧。”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