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搜不到快猫了

() 苏酒当真自己去找,村子这么大,节目组当然不会让你漫无目的的找,不然这节目都没可观性了。

一般有装备的地方,都会做记号。

发现有记号就可以进去问。

苏酒找到一家村民,然而村民要让他帮忙晾晒粮食。

苏酒平时虽然过得不怎么样,但也没做过什么重活,大热天的还要晾晒粮食,皮肤被晒得火辣辣的疼。

“呼呼呼……”苏酒停下喘口气,他松开拿耙子的手,手心被磨出不少红痕,摄影师这里给了一个特写。

少年白皙的脸上,红彤彤的,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怎么看都可怜,惹人心疼。

就连摄影师都有些不忍,提醒一句:“你要不要休息一下,我不录了。”

反正到时候也会剪辑,开头和结尾弄好就行。

少年露出轻微的笑意:“没事,我能坚持。”

少年手里的耙子突然被人抢走,摄影师愣了下,快速的将镜头移过去。

女生戴着不知道从哪个村民那里弄来的草帽,神色冷淡的看着少年。

蓝色条纹裙子清新少女阳光轻轻地投身在她的脸上

在少年出声之前,她将手里的水扔给他,取下帽子扣到他脑袋上,一把将他拽开,继续少年刚才的工作。

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仿佛演练过一般。

摄影师都看呆了。

刚才这姑娘还懒得动弹,怎么这会儿又过来了?

初筝的速度比少年快了不少,很快就完成任务,拿到装备,没有别的队伍那种苦尽甘来的喜悦,她就很平淡的扫一眼,扔给苏酒。

苏酒抱着装备,摸了摸脑袋上的帽子,关心的问:“你热吗?”

“下一个。”

苏酒:“???”

摄影师:“???”

接下来初筝以最快的速度拿到套装备,摄影师都惊呆了。

不管是帮忙干活,还是玩游戏,都十分消耗体力,更别说还要配合拍摄,可这姑娘完没问题。

这姑娘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

所以第二天大家还在努力找装备的时候,初筝在村民家里宅了一天。

到第三天,大家集合。

“漫漫,谢影帝好厉害啊!几乎都找齐了。”冯娇凑在柳漫漫身边,对着谢影帝一阵花痴。

“谢影帝当然厉害咯。”杜明吹个口哨:“咱们可不能和谢影帝比啊。”

柳漫漫似不好意思的笑笑。

“诶,你们看见苏酒了吗?”冯娇想起来那个少年,转着脑袋问大家。

“没有。”

这村子说大也不大,大家这两天都互相遇见过,但就是没有遇见过苏酒和初筝。

“他们难道没参加?”

“不可能吧,接下来可是在山上,要是没有装备,怎么过?”

“就是啊。哎,这两天可累死我了,军训的时候都没这么累过。”

“那个顾初筝……肯定是被人给包养了,我听说她之前就是个跑龙套的,而且还是租的房子住。”冯娇拉着魏君和杜明说八卦:“这次她要是还能有装备,那就是节目组偏袒她!”

冯娇正给几人科普初筝走后门的身份,忽见远处一群人往这边过来,冯娇停下往那边看去。

初筝拎着半人高的背包,那么重的东西,在她手里,就跟拎棉花似的,显得格外轻松。

苏酒就抱着一个小包,乖巧的跟在她身边。

这画面莫名有爱。

柳漫漫眸子微眯,他们果然有装备……柳漫漫看向冯娇,见冯娇脸色不好,嘴角又露出一点笑意。

这两天她和冯娇遇见过两次,休息的时候和她好好聊过。

“好,大家都到齐了!”导演拍拍手:“接下来我们要去山上。”

“导演!”冯娇站出来,指着初筝质疑:“她的装备是哪里来的?”

“装备都是通过村民完成任务或者游戏获得。”导演道。

“那我们怎么在村子里没遇见过她?”冯娇不信。

“顾老师第一天就已经将装备集齐了。”导演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众人:“……”

“怎么可能?!”他们累死累活两天才找到这么些装备,而且有些东西还没找到。

她怎么能在一天内找齐装备?

就算是谢舟也是两天才集齐装备。

“节目组公平公正,不会偏袒任何人。”导演明显有些不高兴,冯娇那话不就是质疑他们节目组暗箱操作吗?

“可是……”

“冯娇别说了。”魏君拉住她,压低声音:“现在得罪导演不好,到时候节目播出,如果她真的被节目组偏袒,有的是人骂她。”

“凭什么呀!”

“好了。”

冯娇有些不甘心的瞪初筝一眼。

上山的路也需要大家自己动手将装备带上去,初筝和苏酒落在后面,不过从队伍的情况看来,其余人都显得有些累。

等上了山,大家基本都瘫成一团。

“大家最好在天黑前搭好帐篷。”导演在那边提醒:“最先搭建好帐篷的队伍,将获得丰盛晚餐一份。”

队伍一阵哀嚎,但为了晚上不露宿野外和晚餐,众人还是得搭帐篷。

苏酒找了处空地,将东西拿出来,动手开始搭帐篷。

这些艺人平时娇生惯养,没几个会搭帐篷,场面一度混乱。

初筝坐在一边看苏酒折腾,苏酒弄半天没弄好,求救的看向初筝。

小姐姐,好人好人,做一个好人。王者号立即提醒她。

初筝深呼吸,起身将他拽开,三下五除二将帐篷搭起来,引起另外几组的惊呼声。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冯娇冷嗤一声,继续折腾她的帐篷。

其余人看几眼也都散了。

第二组搭建好的是谢舟,柳漫漫有了经验,立即给其他人帮忙。

最终大家的帐篷都搭好了,初筝这一组得到丰盛的晚餐,其余人只能自己想办法填饱肚子。

节目组拍摄完今天的收工,初筝坐在帐篷前,手里拿着一根树枝,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地面。

苏酒盘腿坐到她身边:“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会?”

树枝在地面顿了一秒,她淡淡的应一声:“嗯。”

繁星点点,夜风拂过草地,沙沙的轻响。

苏酒反复捏着手指:“顾总,我有一个问题。”

“问。”

“你为什么要捧我?”

“让你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初筝手腕一转,树枝指向他:“我是好人吗?”

苏酒:“……”

哪有这么直接问别人自己是不是好人的?

聊天聊不下去,苏酒摸了摸脖子:“我先进去休息了。”

初筝看着他进了帐篷,收回视线,撑着下巴看着远处的篝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