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软件是流氓软件

() 身体毕竟不是她自己的,感冒了也没办法。

初筝翻了翻房间,没找到药,正巧管家过来敲门,问她需不需要用早餐。

一顿不吃饿得慌。

更何况她还两顿没吃。

于是初筝扬声道:“一会儿下去。”

管家下楼准备早餐,餐桌前已经坐了一个男人,报纸挡住了那人的脸。

恒温的室内,男人着一件白色衬衣,袖口微微挽起,露出手腕上的腕表,衬得骨节分明的手指越发修长好看。

管家拿出赶紧的餐具摆在男人旁边。

男人抖了下报纸,管家似乎懂了意思,立即回答:“秦小姐说要下来用早餐。”

这段时间这位秦小姐虽然住在这里,可和先生的关系不算好,之前甚至还闹得不太愉快。

秦小姐更是从没在别墅里用过早餐。

她完就是把这里当成旅店。

黑色恶睡出诱惑

管家大概也知道秦家那边做了什么,如果不是秦家那边的动作,这位秦小姐估计压根不会来。

也是因为这样,管家倒不觉得初筝和那些心思不纯的女人一样。

男人意味不明的哼了一身,突然转动轮椅:“早餐送我房里。”

管家:“???”

所以初筝下来的时候,餐厅空荡荡的,早餐已经摆好,初筝也不客气,拉开椅子坐下开动。

这栋别墅在原主看来阴森森的也不是没道理。

这里除了那位管家,和那位未婚夫先生,就没别的活人。

初筝一边吃一边琢磨怎么和这位未婚夫先生解除婚约……他应该也不愿意和原主在一块的。

既然是双方都乐见其成的事,那应该挺好谈。

“秦小姐,还需要牛奶吗?”

突然的声音吓初筝一跳。

她抓着叉子,扭头看向声源处,管家恭敬的站在那边,一脸等候吩咐的样子。

走路没声的吗?!

初筝没露出任何情绪,只是平静的问:“有药吗?”

“秦小姐身体哪里不舒服吗?”主家传了话,这位秦小姐的要求只要在合理范围,都要满足,而且还得照顾好她,管家听初筝要药,自然紧张起来。

“有点感冒。”初筝转过头继续吃早餐:“给我找点药。”

初筝只是让管家找药,谁知道管家将家庭医生给找来了。

初筝:“……”

来都来了……

初筝只好坐在沙发上让家庭医生检查。

“秦小姐只是受了凉感冒,不是很严重,给您拿点药,您吃几次应该就会好了。”

家庭医生十分尽职的道。

“嗯。”

初筝忽的感觉一道视线,她下意识的往旁边的楼梯看去,从客厅可以看见旋转楼梯连接的二楼。

然而那边并没有人。

家庭医生叮嘱初筝两句,告辞离开。

管家一脸严肃的和初筝道:“秦小姐,最近天气冷,您可要注意身体。”

“知道。”初筝又往二楼看一眼,问管家:“你家先生在家?”

“在。”管家点头。

“我想见他谈点事。”

管家本想让初筝自己上去,可想想之前先生吩咐过,不许她随便乱走,所以他亲自上去敲门询问。

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不见。

初筝:“……”

嘿!

跟你谈解除婚约你还不乐意!!

初筝倒是想直接上去,可剧组的人给她打电话来了,问她到底什么时候去剧组,现在就等拍她的。

初筝不太想去,转而想想沈青曼那么折腾原主,昨天还害她泡那么冷的水,有仇不报非君子!

所以初筝暂时压下解除婚约的事,先去剧组。

今天是原主最后一出戏,拍完就杀青了。

因为她迟到,导演已经开始拍另外一幕。

“这谁啊?”

初筝一来,不少人都懵了下。

他们剧组里好像没这号人吧?

这么好看,要是他们剧组的,肯定不会记不住。

突然一个陌生人进来,自然有人为了安过去询问:“你是?”

鉴于初筝长得好看,那人态度还挺好。

“秦初筝。”

“啊?”

秦初筝是谁?

初筝说了自己饰演角色的名字,那人顿时一脸见鬼的表情。

这小姑娘哄他玩儿呢?

这怎么看都不是一个人吧。

初筝在身上掏出工作证件递过去,那人反反复复确认好半天,这才相信这个玄幻故事。

“那谁啊?”问话的人一会去,就被人拉着问。

“秦初筝。”

“???”

众人和他刚才一样一头雾水,听完那人说她饰演的角色后,又是一脸震惊加不可置信。

“开什么玩笑?之前她长这样的吗?”

“这是去整容了吧?”

“一夜哪里能整成这样,你长没长脑子。”

“那就是说她之前就长这样?我艹!这颜值跑什么龙套?再怎么也是个女二吧?”

初筝对这些打量的视线视若无睹,直接去化妆师那边。

化妆师已经听见八卦,见初筝这面相,也是一阵诧异,不过很快就回过神来。

再怎么漂亮也是个跑龙套的而已。

而且还得罪了沈青曼。

就沈青曼那性子,能让她起来?

这圈子里长得漂亮的可多了去……

这么一想,化妆师就懒得理她:“我忙着呢,你自己化吧。”

初筝直接坐下去,也不动:“一会儿导演叫我过去,我就这么过去,他要是问我为什么没化妆,我就说是你不给我化,最后扣工资扣的又不是我。”

女孩子这几句话说得十分平静,化妆师脸色却是微微难看。

“不过,你要是给我化……”初筝斜睨她一眼:“这些钱都是你的。”

初筝将手从兜里抽出来,放了一叠东西在化妆台上。

那边靠着墙,除了化妆师随也看不见。

化妆师表情变来变去,最后只剩下贪婪,脸上也带上了笑意:“我这就帮你化。”

谁会和钱过不去啊。

初筝又拿出一叠,漫不经心的吩咐:“找个人,给我买杯热饮过来。”

化妆师:“……”我去啊!

不过你为啥要在身上揣现金?

化妆师当然不能去,毕竟她还得给初筝化妆,所以她找了自己平时关系好的姐妹去帮初筝办。

初筝过去的时候,还没人搭理。

结果他们就看导演吼了两句,转过眼,初筝那边已经是两个人围着转了。

化妆师不但贴心的问这样喜欢不喜欢,合适不合适,旁边还有个人伺候她喝水充暖宝宝。

众人:“???”

你们是颜值狗吗?!

化妆师和另外一个女人表示她们不是,她们只是见钱眼看而已。